机构新闻

【画坛娴文】孙恩道:怀念陈天然老师

 

      大凡画家多才多艺,特别是文人画家,如唐之王维,宋之苏东坡,元之赵孟頫,明之沈周,清之郑板桥,近代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等,诗文书画样样皆精,故成煌煌大家。

      现代文化生活中,展示画家风采的多是美术展览,仅仅展示了画家的一个侧影。故而在“艺展湖北”开辟专栏【画坛娴文】,专门发表画家的诗文才艺,展示画家立体形象。欢迎画家赐稿,让这个专栏越办越好。

 

画坛娴文

 

      陈天然是孙恩道第一位美术老师,也可说是孙恩道人生文化启蒙的第一位老师。从《怀念陈天然老师》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陈天然对他终身的影响,以及他对陈天然深切怀念之情。

      此文情真意切、波澜壮阔、生动活泼、曲折有趣,作者用最朴素的语言,描述了他和陈天然的交往过程。在行文结构上大胆穿插,纵横有度,伸展自由,不仅描述了陈天然一生之经历之成就,也隐约展示了共和国的风风雨雨。

      好文好画,值得一读,故首选此篇。

 

——编者

 

怀 念 陈 天 然 老 师


孙恩道

 

      陈天然老师已经过世近半年了。在50余年交往的过程中,他的身影、神情至今还是那么清晰、生动地出现在眼前。

 

 

孙恩道  大师陈天然


1

授课

 

      陈老师第一次给我授课是1966年,那是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开始。学校停课,工厂罢工,整个社会都处在大动荡之中。

      那一年夏天,我初中毕业,因全国所有学校都停止招生而辍学,我只得选择我自小就喜欢的专业,在农村自学绘画,寻找出路。

      陈天然老师也是那一年从湖北艺术学院版画教研室主任、学院讲师的身份下放到农村劳动,安家落户在老家河南巩县(现为巩义市)孝义镇北山口大队。

 

 

陈天然 《风雨无忧 》

 

      陈天然此前已在全国闻名遐迩。他回乡扎队于我学画如天上掉馅饼,大好事!

      深秋的一个上午。瓦蓝的天空上漂浮着几朵白云,柿子树上吊着饱满的果实,大块大块的玉米地中间夹杂着红薯地,每棵玉米杆的腰部都插着一或两根坚挺的玉米棒子,红薯秧子伏在地上喘气,弓着腰嘲笑的谷子,似乎要拍手并发出哗哗之响的毛豆,满世界都在蝉鸣。

      这是一幅座落在黄河南岸,中岳北坡,具有黄土高原风味的绿色图画。陈天然左手牵驴,右肩扛锄,从画面中走来。

      迎面的是一位从几十里外赶来求学、风尘仆仆的小青年。他笑着说:“走,跟我回家去。”

      陈天然的家是一孔开掘在黄土峭壁上的窑洞。直立的崖面古老而荒凉。几束野草粘在崖头,像秃顶老人残存的稀发,和着干硬的山枣树迎风招摇,有细沙顺着崖面悄悄地流淌下来。

      他放下锄头,把驴栓在窑门口的楝树上。有两只喜鹊腾空而起。

      掏出钥匙,推开门,阳光便伴着开门的吱呀声抢先挤进窑洞。

      当门右边是一口水缸,缸下有两只水桶,一把钩担放在水缸靠墙的旮旯里。

      紧连水缸的是一个简陋的灶台,台面上除了锅台和灶具外还有一把烧水的洋铁壶。“你坐一会儿,我给你烧水喝。”陈老师说。

      我坐在书桌前的条凳上,桌上有一盏煤油灯,靠墙的一侧整整齐齐地码了一排书,平放在桌面上的一本书中间还夹着一支铅笔。

      “勤俭耕读,诗书传家”立马出现在我的意识里。这便是传统知识分子追求的理想世界,它使中国传统文化之根深植于乡村,繁茂于有着千年历史,并以河洛文化闻名于世的这方热土上。

窑洞深处有一张床,叠整齐的被子上放着几张凌乱的报纸,那是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我抬头发现窑洞顶部有几条纵横的裂缝。陈老师见我惊诧的神情,笑着说:“没事!这些缝裂了上百年了,

塌不下来。”

      这便是社会发生大震荡时,陈天然敏锐地避开是非,归乡隐居时的住所。在家乡,他不断积累完善自己的艺术体系,为以后综合性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基础。从此,他再也没有回到湖北。

      喝着刚烧的白开水,陈老师开始了对我专业教育的第一课。

      这一课不仅是我专业绘画的启蒙,更是我人生教育的启蒙。那充满逻辑思维的方法,在我以后走遍大河上下,置身长江南北的人生旅途中,始终起着指导作用。

 

 

 

 

陈天然 沃地无垠

 

      陈老师说:“我没有大学学历,却去大学任教。开始压力很大,如何教呢?我根据自学的经验和创作实践的体会,总结出了学画的三个阶段,即临摹、写生、想象。”

      学画第一步便是临摹。只有通过临摹才能登堂入室,进入到绘画这个领域。选好临本至关紧要,最好选择经典名著。通过临摹大师作品,你的心灵才能与大师融通、对话,才能品摹作品艺术内涵和表现技法。临摹程度的深浅直接决定绘画基础的高低。

      第二步是写生。这是一个认识表现客观事物的过程,面对客观的大千世界你有一个选择什么、如何表现的思维过程。当思维清晰后把临摹时学到的技法用到对物写生上来。写生的深入,就是把从临摹学到的认识方法、表现技巧进一步完善、深入和发展。

 

 

陈天然在写生(60年代)

 

      第三步是想象。想象即创作,这是学画的最终目的。根据临摹、写生得来的经验为基础,调动自己全部的文化素养和思想情感,合理想象出你所憧憬的理想画面。根据想象创作出来的画面,既有临摹得来的文化基因;也有通过写生得来的你对现实生活的认识;最后通过你的想象使作品表现得更典型、更集中、更有现实的进步意义。

       这是一个完整的学画体系。三个阶段,不是机械的割裂开来,而是在绘画的实践中互相转换,互相渗透,反复实验的由低向高转化的系统工程。

 

 

1965年湖北艺术学院第一届版画专业全体师生在版画教室前合影

前排左起:张京德、李国英、查世铭、关荫沛

后排左起:陈元武、刘家如老师、陈隆田老师、陈天然老师、戴槐江、李毅老师、蓝玉田老师、贾国中、冯世顺

 

      陈老师1961年到大学任教,四年后,第一批学员毕业,八个学生的毕业作品和他的一幅共九幅全部参加全国美展,为全国美术界瞩目,湖北艺术学院版画教研室被国家教育部列为美术教育改革试点。

 

2

买驴

 

      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

      这是诗人毛泽东笔下黄鹤楼当年的境象。

      青年学子陈天然,从古都洛阳随军南下,曾居住在黄鹤楼上。

      黄鹤楼原址在长江岸边,蛇山足下,凭栏远眺,但见楚云漫漫,龟山遥遥,大江东去,孤帆征远,一派寂寥江天的苍茫景色。久居此地的陈天然,在情感世界里,自然有饱含长江流域楚文化基因的植入。

 

 

      陈天然(左1)1954年与湖北省美术工作室的同亊,赴京参观苏联展览会时合影。(张朗 提供)

 

 

1980年 陈天然在演示书法

 

      那是一个改朝换代的岁月,大码头武汉在这段岁月里尽领风骚。洋务基地、辛亥首义、北伐枪声、抗日烽火的历史大剧在这里如火如荼。1949年5月16日,解放军占领武汉。新中国成立后,这里便设为共和国的中南局,当时有许多文化名人、军政显要聚集于此。

      上世纪50年代是新中国的青春期。处于青春时代的青年人更是英姿勃发、潮流时髦。穿皮鞋是最时髦的特征之一,所以有能力的青年画家领到稿费,第一消费便是去买皮鞋,唯有陈天然把钱存起来。有好事者问:“老陈,留钱干嘛?”老陈答曰:“买驴。”“买驴干嘛?”“帮我老婆拉磨!”问者惊讶。

      陈天然对发妻乔娥有深厚的感情,他在一幅速写随笔中写道:“发妻乔娥,治家有方,宽厚待人,众口交誉,是山村缝纫高手,我穿她做的鞋,立足本土,艺游八方,为万古山河写照传神。”

      不解内情的武汉画家便嘲笑陈天然是个土包子。陈天然写诗自嘲:

 

……

说我土包子,

惟少雅士风。

出身不由己,

村气伴此生。

学历根基浅,

古道梗不通。

着笔陷俚俗,

驽马难行空。

青眼望海缶,

何处有真经。

仍恋故乡居,

万壑养逸兴。

 

      他不为时髦而动,他追求的是内在的功夫。

      陈天然在武汉工作16年,从湖北日报、省美术工作室、省群众艺术馆,最后到艺术学院任教,每一阶段都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他的人品、作品都闪耀着价值之光。

      分析研究陈天然在武汉时创作的版画作品,便会发现,他表现的几乎都是充溢着乡土之情的农村题材,这是一个离乡游子远离家乡后对故土的依恋。这种依恋是人间最动人的情感,被这个中原游子敏锐地捕捉到并以最独特的形式表现出来。

      原来的黄鹤楼于1955年修建长江大桥时拆除,改革开放后重建。新建的黄鹤楼傲然独立于蛇山之巅,俯瞰江汉,雄视楚天。庞大的建筑群中有碑廊迂回曲折,有屋宇鳞次栉比,有道路依山攀沿,有佳木疏密掩映,是全国著名的游览胜地,楚文化聚集中心。

      陈天然大书“鹤唳霄汉,楼迴天韵”,独秀于碑廊之首,榜书“紫竹园”,醒目、提神于上厅。


      这时的陈天然已经回乡16年了,可见他在楚人心目中的分量。

      所以湖北人说,作为版画家,陈天然是湖北的,作为书家,陈天然才是河南的。

      不管如何划分,陈天然是一个独特的艺术个体。他沾着家乡的泥

      土腥味来到湖北,又吸吮着长江乳汁重返故土。这番折腾使他的作品中有浑朴深厚、苍辣枯倔的黄河之情,也有自由浪漫、委婉秀丽的长江之韵,是地处南北方的两条大河汹涌出了陈天然这座艺术高峰。

 

 

3

求字

 

       陈天然在家乡的土地上,有唱不完的歌,吟不完的诗,画不完的美景,抒不完的情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陈天然的书法名世,他以气势磅礴、波澜诡谲的气质开一代书坛新风。

 

 

《巩义赞》 书法 陈天然 1992年

 

      1993年初冬,在连绵的寒雨中,我敲开了陈老师新家的门,开门的是一张陌生的脸,冷漠的讯问使我难堪,进退两难。

      陈老师闻声赶出,拉我到画室坐下。

      在茶香温暖的弥漫中,我向陈老师叙说了求字的缘由。

      1993年底,中国新闻出版代表团将出访日本,任副团长的路用元是我的老上级,他知道我和陈老师的关系便托我向陈老师求字,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友人。

      三天后,我从陈老师手上接过三幅书法精品。陈老师嘱咐说:“送礼一幅就够了,不能多送。余下两幅,是你和你们局长的。”

      事后才知,陈老师发妻乔娥已经谢世,新家里是新夫人。也知道陈老师当时正在筹款为家乡修路打井,巨大的款项都由老师自己卖字筹集。便心生惶悔,国家代表团出访,应该由国家出钱购买国礼,而我却借机揩老师的油水。

      陈老师很重感情,更重节操。在他身上,我深切感受到士大夫的文人操守。他把卖字的钱用来为家乡修路、钻井,解决了乡亲们饮水难、出山难的问题。上世纪末,他准备修建天然山庄,我曾建议申请由政府出资。陈老师摇头说:“自己的事自己做,不要有政府参与,也不要给政府添麻烦。”

 

 

天然山庄

 

      天然山庄完全是老师自己出资、自己设计、自己选材、自己督工建设完成的一个文化景点。陈老师节衣缩食,勤俭度日,没有向政府要一分钱。

      天然山庄巍然屹立在柏沟岭上。北面是黄河,另三面皆是由沟沟岭岭组合的山脉原野,大派、浑厚、苍茫、悠远、现代。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陈天然,也是陈天然的绘画、书法和诗歌,亦是陈天然留在这个尘世上唯一的具有浓郁的乡土魅力、又融汇着西方现代文明因素的大地艺术。

 

4

看画

 

      我在武汉工作、居住了48年,每逢回河南探亲,陈老师都像块磁铁吸引我往他家中跑。一是为了看人,二是为了看画。

      这种交往时日久了,便有了亲情。

      1975年,我刚从野战部队调到武汉军区战斗报社任美术编辑。回家探亲,顺路到郑州市工人新村群众艺术馆宿舍三楼看望陈老师。

      那是一栋老式的筒子楼,走廊里堆满了各种杂俱。每家门口都有一个灶台,生火做饭全在走廊,因而走廊便十分拥挤杂乱。

      陈老师的一间紧靠楼梯,门口除火炉外没有太多杂物,便显得干净利落,出入便利。陈老师把我让进房间,一张双人床占了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床头倚枕着一位50来岁的妇女,陈老师介绍说这就是他的发妻乔娥,生病了,来郑州看病。

      床脚下放着洗衣盆和一只小板凳,洗衣盆里还泡着未洗的衣服,估计我敲门前陈老师正在洗衣。

      床头下方有一张折叠着的方桌。陈老师笑着说这张桌子吃饭、画画两用。

      陈老师很满足地说:“这是很特殊的待遇了,有个单人间,家里有病人,就可以住在这里看病了。”


      陈老师知道我此行还有看画的目的。便从靠墙的书柜里拿出一叠画来,“这是在咱县画的写生,你给提提意见。”

      如诗如歌的写生风景依次在我的眼前

      展现。那是我熟悉的山川,在陈天然的笔下,他们都有了灵魂,有了情感,是那么动人心弦,沁人心脾……

      陈老师这批作品是在全社会失去冷静,疯狂躁乱的年代中创造出来的。从这批作品中可以看出,作者在这种病态社会中的心境是多么沉静,是多么有定力,而且心情依然生机勃勃,充满阳光和希望。

 

 

 

陈天然  琅琅书声

 

      我一直把陈天然列为赞美社会主义新生活,弘扬真善美的革命进步文艺家行列。在这个革命化的文艺群体里,陈天然以乡土风情来表述他对土地的深情眷恋,便显得格外动人。不管红色革命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起何种作用,历史对它作出何种评价,但这批艺术家饱含真情的艺术作品会在中国历史文化长廊中熠熠闪光。

 

 

陈天然 家山初雪

 

      时隔20余年,我任湖北美术出版社社长。为给陈老师出版一本画册,我带一位编辑回到郑州。

      郑州市文化路76号院里有陈老师的新居,这是他创办河南省书画院并任院长时修建的画家公寓。

      陈家的客厅宽敞明亮,精明干练的女主人牛翎热情地招呼客人,陈老师笑眯眯地安坐在沙发上,幸福美满之情袒露无遗。

 

 

陈天然与夫人牛翎

 

      四壁书画散发大家幽香;文雅气息充溢名士华堂。

      寒暄过后,我便起身看画。《万古长新》应为陈老师这个时期的代表作。饱满充盈的构图,浑朴苍茫的物象,深厚精炼的笔墨,旷达悠远的意境。如美玉悬壁,赏而无尽。

      我问如何达到这种效果?老师说,没有特殊技法,用淡墨一层层写上去,写的遍数多了,就有了深不可测的视觉效果。

 

 

陈天然 万古长新

 

      陈老师拉住我的手进了他的画室。一幅大画钉在画壁上,陈老师说,你给提提意见。

      这是一幅被挖得支离破碎的画面,我惊问为何?陈老师说:“这么大的画很难一次画好,不好的就挖下来,补上再画。挖了补,补了挖,反反复复,耗时费力呀!”

      陈老师在一首诗中写道:

 

艺不随心难入睡,

镜里白发无颜对。

孤灯一盏告苍天,

废纸三千来赎罪。

 

      可见陈老师创作时的严谨态度和艰苦程度。

      我看陈老师作品不多,但幅幅经典,张张精品。版画、国画、速写、插图以至油画,都闪耀着陈天然的智慧之光。我曾赞叹陈天然是天生的大家,只要出手,必定不凡。却没有想到,经典的幕后,竟是如此的劳心费神。

 

 

陈天然  静境

 

      2017年7月,我最后一次去看陈老师。看了他许多晚年的作品。

      在天然山庄的石窑洞中,陈老师熟练地操作着电脑。隐居山洞中的老神仙,用电脑注视着尘世间的风云变幻。

      电脑一页页的展示着陈老师的新作,书如画,画如书,具有抽象意味的土地符号,和着饱含激情的笔墨痕迹,使陈天然晚年艺术形式登峰造极,达到了惊天动地的视觉效果。

      陈老师给人的印象是不善言谈,不爱交际,是一位才华横溢却又不肯外露的饱学之士。但遇到知己,他却能滔滔不绝,讲过去,讲未来,尽吐胸中块垒。我们在最后一次交谈中,他说准备画黄河。我相信,以他的艺术个性、笔墨修养,一定会画出中华母亲之河的千古神韵、万世风采来。

      和陈老师分别时,他倚在门口,看我远去。我回头挥手,陈老师惜别的眼神,竟似母亲。没想到,这是永别。

 

2018年5月16日

 

 

陈天然

 

陈天然作品精选
 

 

 

陈天然 版画  套耙


 

 

陈天然 版画  牛群

 

 

陈天然 版画  山地冬播

 

 

陈天然   版画  安居乐业

 

 

陈天然   版画  春色满园

 

 

陈天然  版画  农闲

 

 

陈天然  中国画  云雾苍山

 

 

陈天然  中国画  北望黄河

 

 

陈天然   中国画 洛河渡口

 

 

陈天然   中国画  出于幽谷

 

 

陈天然  中国画  归心依旧  


 

 

 

陈天然   中国画  天涯论道

 

 

陈天然    中国画  即兴之作

 

 

陈天然    中国画  惊鸟出岩

 

 

陈天然    中国画  曲径通幽

 

 

陈天然   中国画   啸天

 

 

陈天然    中国画  游目骋怀
 

 

陈天然  中国画  高处觉眼新

 

 

陈天然 中国画  深院斜阳

 

 

陈天然  速写  纺棉线


 

 

 

陈天然  速写  群驴   1975年

 

 

陈天然  速写  喜悦  1962年作

 

 

陈天然   书法  鸿谷西隐

 

 

陈天然  书法  砚溪云

 

 

 

陈天然   书法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陈天然   书法  海风

 

 

陈天然  书法  神清气爽

 

      陈天然:1926年生,河南省巩义市柏沟岭人。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版画家协会常务理事、河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书画院首任院长、河南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等职。

      孙恩道:1950 年生,河南省巩县(今巩义市)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结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曾任湖北美术出版社社长、编审、编审委员会主任。现任湖北省美术院院外画师,湖北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湖北书画院常务副院长,武汉大学客座教授,湖北省文联委员,湖北省文史馆馆员,湖北省政府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编辑 | 王灿婷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12-2018 技术支持由雅昌艺术网提供